森松国际VS东富龙VS楚天科技:生物制药设备产业链2021年
发布时间:2022-08-15 09:16:17 来源:欧宝足球平台 作者:欧宝在线观看

  原标题:森松国际VS东富龙VS楚天科技:生物制药设备产业链2021年11月跟踪?

  截至上周五,2021年11月22日,国内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24.43亿剂次。

  同时,中国已经向6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疫苗,出口总量超过15亿剂,居全球首位。并且,根据《新冠疫苗合作国际论坛》的情况来看,今年大约出口至少20亿剂次。

  目前我国共有50亿剂新冠疫苗产能,因此,预计产能利用率达到80-90%。

  考虑到新冠病毒株变异和疫苗有效性减退,目前,国内部分地区已经开始了第三针加强免疫接种工作,FDA也于近期批准了辉瑞、Moderna疫苗的加强针,可见,新冠疫苗的需求还在持续。

  从新冠疫苗产能规划看,预计2022年,全球新冠疫苗产能规划达到253亿剂,国内达到105亿剂,占比41%。

  在产能扩建过程中,除了终端疫苗厂商、生产外包CDMO企业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赛道:疫苗生产环节涉及到的原材料、制药设备产业链。

  中游——为医药制药设备,按功能类别来分,产品主要集中于药物包装和原料药设备,分别占比为55.7%和25.4%。按照药物类别来分,化药制药设备的市场竞争格局较为分散,以销售额计算CR4仅为34.34%,东富龙、楚天科技排名前两位。

  但在高端生物制药设备方面,例如反应器、分离纯化系统等,主要被国外医药设备龙头垄断,包括思拓凡、赛多利斯和赛默飞等。

  2)化药设备与生物制药设备的前景相比如何?未来,具备什么样的业务布局,才能在中长期具备竞争优势?

  历史上,我国制药装备企业主要以生产低端化药设备为主。为扭转低劣仿制药丛生的现象,我国先后于1998-2003年以及2010-2015年,分别执行GMP(生产质量管理规范)认证。

  为满足GMP认证,制药企业需要采购正规制药装备,因此制药装备行业进入高景气度周期。

  根据统计局数据,在2010-2015年期间,制药装备企业的收入与利润齐升,在2015年之后,收入较为稳定,但因需求减少竞争加剧,导致行业利润水平自2015年19亿元下滑至2018年低点4.4亿元。

  2018年之后,为了提升化药生产质量,推出了“一致性评价”和“带量采购“政策,先用一致性评价选出好药,然后通过带量采购招标,由监管层和制药厂家商定采购量和采购价。

 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,小型劣质化药厂商逐渐被清退,制药行业规模集中度得到有效提升,监管成本大幅下滑。

  受益于下游规模化程度的提升,弱化了制药装备行业的周期波动,提升了对制药设备的正规性需求,制药装备企业在此期间收入和利润同时提升。

  除此之外,我国制药设备企业也开始结构化升级,在高端生物工程设备上,也迎来了国产替代的风口。

  国内设备厂实现进口替代,主要取决于三个要素:产品差距、转换成本、价格优势。其中:

  1)价格优势——主要是相较于欧美地区,我国具备人工、原料和生产加工成本的优势,因此预计价格优势是长期存在且较为稳定。

  2)产品差距——包括前端设备和后端设备,前端设备主要是细胞培养、生物反应器、分离纯化等(技术难度相对较高),后端设备主要是灌装线和后包装线(技术难度相对较低)。

  前端方面,国内东富龙自2015年开始布局,森松国际自2002年开始布局,其中,森松国际的不锈钢反应器目前获得众多大型生物制药商和CDMO认可,在该环节缩小了与赛默飞、默克等巨头的差距。

  后端方面,我国技术更加成熟,产品丰富度更高,不少企业的产品已经实现了出海,并获得认可,代表企业是楚天科技。

  3)转换成本——由于生物医药行业对质量、杂质、稳定性要求苛刻,并且高端生物制药公司的盈利能力较强,对上游设备成本价格不敏感,而国外产品的长期成功的应用经验,导致转换成本在历史上处于较高水平,但有以下两点因素,导致转换成本在短期内有所下降:

  新冠疫苗需要在短期内生产较大批次,因此对设备采购周期和服务跟进能力均有较高的要求,在这一方面我国厂商具有优势。

  进口设备厂商交付周期在12-24月,并且优先供给自己的国家,我国设备厂商可以2-6月内完成交付并投入使用,并且售后服务跟进水平更强。

  在生物制药的细分领域中,全球单抗药物占比过半,2020年约占55.48%,而随着单抗代表性药物PD-1纳入医保谈判,药品盈利空间受到压缩,逼迫制药企业降本增效,这又导致短期内转换成本大幅下滑。

  综上比较,国内生物制药设备厂商的价格优势较为稳定,产品差距缓慢缩减,转换成本在近期大幅缩减,有利于短期内实现部分产品国产替代。借着新冠的机遇,国产厂商可以快速积累经验、缩短产品差距,巩固长期竞争优势。

  一、东富龙——公司收入可分为三大版块,分别为制药板块、医疗科技板块、食品工程板块。其中:

  制药板块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构成,2020年占比总收入80%,又可细分为注射剂、生物药品、净化制水、原料药、检查包装、口服固体药等设备单机及系统。

  其中,注射剂是公司传统优势业务,历年收入占比超过45%,主要是因公司以冻干机起家,过去三年复合增速14.69%,增长较为稳定。

  生物工程单机及系统在2020H1占总收入8%,2021年H1提升至22%,年增速高达601.75%,该板块公司在2015年开始布局,直至2020年获得较多客户的验证,抓住了新冠疫苗生产机遇。

  因此,注射剂+生物制品单机及系统在2021H1贡献了公司63.5%的毛利润,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。

  医疗科技板块,主要产品是消毒灭菌类产品和细胞治疗领域解决方案,是向制药、医疗前端技术的延伸,2020年占收入比例为9%。

  食品工程板块,为果蔬加工、农牧产品、饮料、啤酒、乳制品、保健品等领域提供整套工程服务,由子公司经营,与公司医药主业协同较小,2021H1收入占比5.8%。

  二、楚天科技——产品线众多,目前收入的主要构成是:无菌制剂板块(西林瓶灌封、冻干)、固体制剂、检测与二次包装、制药用水。

  无菌制剂板块是传统业务板块,收入占比较高的是冻干制剂、西林瓶洗烘灌封联动线%。在该板块中,冻干系统有所增长,其他传统业务较为稳定。

  其他业务板块主要来自于收购,2016年收购四川设计院,增强企业包装业务(占比16.69%),2020年收购德国Romaco,增强企业固体制剂业务(12.84%)。

  三、森松国际——是日本森松工业株式会社在我国投资设立的公司,公司业务围绕压力容器展开,发展阶段从单机(压力容器,能够承受压力的密闭容器)到系统(模块化)的升级。

  其设备在各行业应用广泛,包括制药、化工、矿业冶金、油气炼化、电子、日化等领域。2020年,分别占公司的收入比例为31.3%、37.3%、1.7%、9.8%、4.8%、3.5%。

  在生物制药领域,森松国际只覆盖生物制药前端设备,包括:发酵罐、生物反应器和培养基配制生产线、纯化系统、缓冲液配制生产线等。

  总的来说,从高端生物工程设备领域来对比:前端生物工程设备(反应器、细胞培养等)中,2021H1,森松国际(5.51亿元)东富龙(5.26亿元,包含耗品)楚天科技(1.56亿)。

  总体来看趋势来看,三家公司先后受益于制药一致性评价和新冠疫苗生产,增速整体在近十个季度保持较高的增长;

  楚天科技2020Q1受卫生事件影响较大,因子公司Romaco总部位于德国,受卫生事件影响停工所致,不过后续季度得到有效恢复。

  对比东富龙与楚天科技利润增速,在临界点2020Q4之前,东富龙显著高于楚天科技,东富龙因产品高端化和系统化程度强,更加受益于一致性评价带来的效益,楚天科技因历史利润基数较低,在新冠疫苗产能投产期间,展现出了更高的利润弹性。

  森松国际在2021Q2季度利润森增速较低,上半年整体负增长为-30.57%,这主要是因公司新冠疫苗生产设备研发加大投入,但模块化产品交货周期较长(需12-18个月),因此利润增长预期预计延后至2022年。

  对增长态势有感知后,我们再对各家收入和利润拆开,看近期财务数据(森松国际由于季报发布频次影响,近期季度数据缺失,暂无同比、环比数据):

  一、东富龙——2021前三季度实现收入28.82亿元,同比增长55%,利润5.58亿元,同比增长94%。

  2021Q3实现营业收入10.73亿元,同比增长59%,环比-2%,净利润2.18亿元,同比增长88%,环比-5%。

  2021Q2-Q3企业单季度营业收入和利润处于历史较高水平,是因为生物制品反应器、耗材以及疫苗用冻干机销量不断释放。

  2020年Q2以后,收入同比增速略有放缓,是因为虽然在手订单充足,但是新建产能需要时间投放。

  二、楚天科技——2021前三季度实现收入36.82亿元,同比增长67%,利润4.01亿元,同比增长724%。

  2021Q3实现营业收入12.91亿元,同比增长149%,环比3%,净利润1.65亿元,同比增长346%,环比26%。

  2020Q4之前增速偏弱,是因产品线较为低端,行业竞争较为激烈,2020年Q4开始,受新冠疫苗产线建设的拉动较强。

  从历史综合毛利率中枢来看,东富龙(37.38%)楚天科技(33.85%)森松国际(25.41%)。

  森松国际毛利率相对较低,主要是下游客户结构中,制药只占比31.3%,其他如化工、日化等下游客户对成本控制的敏感度更高。

  东富龙毛利提升幅度较大,这主要是得益于公司注射剂(冻干机)单机及系统的毛利率的提升,这也验证了公司产品从单机转向系统的成功,产品附加值得到提升。

  森松国际自2020Q2以来,毛利率出现了下滑,这主要是因化工行业限电限产,下游资本支出放缓,竞争加剧所致。

  波动方向与毛利率较为一致(跟随毛利率同步提升),但历史上,东富龙(12.51%)森松国际(6.9%)楚天科技(5.4%),楚天科技因研发费率和销售费率较高,导致净利率在低位。

  研发费率方面,楚天科技(8.5%)东富龙(5.5%)森松国际(4.44%),楚天集团自2017年收购德国Romaco以来,研发投入占比持续攀升,主要是对Romaco的技术引入国内,并且引进了大批制造工艺专家,完善精密加工制造体系,2020年末研发人员高达1121人,远高于东富龙的396人。

  销售费率方面,楚天科技(11.3%)东富龙(5.44%)森松国际(2.76%),这个差异来自于销售人员差异,楚天科技销售人员800人,而东富龙仅为99人。这可能是因为,楚天科技的产品技术壁垒较低,需要多投入销售,以及近些年并购带来了人数的快速扩增,2018年销售人员为340人。

  财务费率方面,楚天科技(1.03%)森松国际(0.29%)东富龙(-0.5%),主要是债务融资差异所致,东富龙无债务。

  从历史上的净资产收益率来看,森松国际东富龙楚天科技,剔除2020年特殊影响,东富龙、东富龙和楚天科技的ROE均值在4%、1.8%。

  楚天科技和东富龙的ROE较低,其中,楚天科技是因为净利率较低,东富龙因为资产周转率较低导致的。东富龙的存货和现金等价物占总资产金额71.84%,这主要是因公司订单量大导致预收款多(2020年预收款比例30%,楚天科技只有15.6%)。

  从2020年中国的药物市场格局看,化学药占比50.2%,中药30.7%,生物药19.1%。

  制药装备市场规模=化药制药装备规模(合计中药制药设备)+生物工程装备规模